金秋北京,长城脚下。

站在古北口长城上远眺,碧空如洗,景色醉人。地扼襟喉通朔漠,天留锁钥枕雄关。沿着逶迤起伏的山脉,看到的不仅是雄伟的万里长城,还有一段并不遥远的历史。

长城要塞古北口,素有“京城锁钥”之称。80多年前那个寒风阵阵的日子,中国军民在这里浴血奋战,与日本侵略者展开了一场殊死的搏杀,360多名将士流尽了最后一滴血,为古老的长城写下最为悲壮的篇章……

又是一年秋风劲。9月24日至29日,武警部队第二届“巅峰”特战比武竞赛在古北口的长城脚下展开。每一片树林,每一处峭壁,每一段河流,每一座桥梁……在游人的眼里都是美景,可在武警特战队员的视野中却暗藏杀机,危机重重。

在为期6天的“巅峰”对决之中,每一天都是“艰难一日”。经过层层选拨的各路武警特战精英,谁能在几近残酷的鏖战中杀出重围,笑傲赛场?让我们一同走进角逐“兵王”头衔的竞技场。

唯快不破并非江湖传言

对武警特战队员来说,多数情况下终极一击便是射击。在此次“巅峰”对决中,一共进行了五个课目的比武,射击贯穿其中,占据了很大的比重,甚至可以说,所有的比武项目都是围绕着射击这一终极制胜手段而设定的。

来自武警河北总队的蒋鸿斌是一名射击高手,出国参加过国际特种兵比武,也曾在国内特战比武中拿过射击课目的单项冠军。这次参加特战“巅峰”对决,他感受到一个巨大的压力,就是对“快”的要求。

比武中,射击靶标几乎都是隐显靶,显靶时间按照战斗值设置几乎都是2秒钟,少数为3秒钟。

2秒钟能干什么?

世界顶级百米跑选手2秒钟差不多可以跑10步,而且是重复动作。在极限运动搜索射击中,特战队员在2秒钟的时间里,至少要完成发现、急停、转身、出枪、瞄准、击发等6个动作。需要说明的是,特战队员完成这6个动作不是在静止等候状态中,而是在快速极限运动中。

为什么在时间上对特战队员要求这么苛刻?

武警部队参谋部情报局张晓奇局长对此解释道,人们常说时间就是生命,对特战队员来说就是胜利。在反恐实战中兵贵神速,谁抢先开火谁就能抢占作战的主动权,为此,武警部队提出了“绝对快、相对准”的实战化练兵理念,要求特战队员在1秒钟时间内完成拔枪、上膛、瞄准、击发的射击动作,还有1秒钟的时间是留给反应和识别射击目标的。

2秒钟对特战队员来说是一个极限时间。张局长很欣慰地说,现在大多数武警特战队员能在1秒钟时间内完成射击动作。

某特战支队副支队长李彦,带出了一大批特战队员,对练就1秒钟的射击动作深有体会。他说,没有成千上万次的训练所形成的肌肉记忆,很难达到这一要求。而在训练的过程中,特战队员们一天磨破一双手套、虎口练出厚厚的老茧是常事,甚至还有练拔枪时把指甲盖练掀掉的。

快当然不是射击的唯一目的,只是准的前提。求得快与准的平衡,才是一名特战队员最高的境界。在极限运动搜索射击比武中,参赛的数百名官兵只有7个人全部命中10个目标,用时最短的是来自武警重庆总队的张雷。他总共用时100秒,其中还包含5×35米折返跑的用时。

在6天的比武中,不单单比谁的射击动作快,实际上也在比谁捕捉射击的时机快。在2公里武装越野射击比武中,如果在10分钟内你不能达到射击位置,就连出枪射击的机会都没有;在攀登射击中,在规定时间里不能用大绳攀爬至楼顶,隐显人形靶就不会与你打照面。在短兵相接和近距对抗中,做不到全方位的快,很难赢得实战先机。“快”的理念如果不能融进你的血液里,你也无法在“巅峰”对决中站稳脚跟。

本次武警“巅峰”特战比武,你是不是“特战兵王”,衡量的标准说复杂很复杂,说简单也很简单,所有比武项目就看谁完成规定任务用时最短。所以,在比武中所用的时间单位以“秒”来计,用分来计算实战用时,对特战队员来说有点“奢侈”。

1  2  3  >